毛利

© 毛利

Powered by LOFTER

《离婚指南》 读书小记

我一定是被出版社给坑了。兴冲冲买了两本苏童的小说,一本写着《离婚指南》,一本写着《妻妾成群》。却没有料到那本薄薄的《离婚指南》里面塞着三个故事——《离婚指南》、《刺青时代》、《妻妾成群》,而另一本同样薄薄的《妻妾成群》里面就只有《妻妾成群》,还特么是本精装版。其实买的时候我看到了,背面写着三个故事,我却天真的以为这是出版社出的一系列三本书。妈的,到底还是敌不过这些书商。




《离婚指南》是个无奈又有点想骂人的故事——一个人的理想主义在现实中渐渐失去控制,从而扰乱了生活,最后因失去了对这理想主义的把控能力,回归现实。一开始杨泊便说出了“我要离婚”,经历过一系列看似戏剧性却十分老套的发展,比如妻子朱芸的暴力威胁、以死相逼,比如第三者俞琼愈演愈烈的催促,比如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,比如基友的帮助,之后,没能离成。




杨泊对理想主义有一定的执着,他想要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,但确切是什么,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他懂一点哲学,爱把尼采、叔本华挂在嘴上,爱看哲学书籍,爱想些哲学意义的问题,说话也逗,显现出一股迂腐的气息,但却又给人一种纯粹的感觉。他觉得这个世俗的世界是愚蠢的,只有那么几个人,懂哲学的人,才是不一样的。这种愤世嫉俗的追求,让他不满足于对自身的提炼,更有了一种颠覆的想法:就是离婚,借此改变自己的生活。他厌烦妻子的打鼾睡态,厌烦她夏天时腋窝里散发的狐臭味,厌烦她饭后剔牙的动作,吃饭时吧唧吧唧的声音,厌烦她把头发烫得像鸡窝一样,厌烦她从不读书不看报,没完没了地看香港电视连续剧,厌烦她的庸俗和虚伪。杨泊说,“离婚不是时髦,它是我的私事,它只跟我的心灵有关。”就是在这样一个冬天,他的心灵“一半在虚幻的高空飞翔”,另一半却沉溺在冷酷的现实中。




妻子朱芸是世俗的,于是成了他想要一脚踢开的人。她是个典型的主妇,贤惠体贴,操持着家中的琐碎事情,却没什么文化水平,无法和杨泊说上太多他所追求的东西。她以自己的方式来胁迫着杨泊,强硬的、不强硬的,伤害他的、伤害自己的、伤害另一个女人的。她一遍遍质问着,想要得到一个理由,却发现她自己就是那个理由——他从棉被的缝隙中窥视着朱芸,这些问题我没有想透,而你更不会理解,因为你只会熬鸡汤洗衣服,你的思想只局限在菜场价格和银行存款上。你整天想着怎样拖垮我,一起往火坑里跳。得到这样一段答案之后,绝望的她便放弃了先前的强硬手段,开始以眼泪哀求、甚至是自杀威胁来留住男人,也是非常典型的“失去了独立人格”的女人。




姑且算是第三者的俞琼不同,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女人,有一定的知识文化和生活情趣,喜欢不落俗套,某种程度上符合杨泊对精神层面的追求。杨泊和她在一起的原因,根本上就是这种追求上的一致性,因为在后来俞琼渐渐失去理智、变成个恶女人(其实也是渐渐失去了独立人格)的时候,杨泊清醒过来了,“他痛感到以前对俞琼的了解是片面的,也许他们的恋情本质上是一场误会”。




不过,这种设定和红玫瑰白玫瑰之类有点类似,老套了,故事也没什么太多惊喜的地方,部分心理和气氛的描写倒蛮不错(最爱啊)。杨泊这个人物挺有意思的,简直是矛盾综合体呐——追求一些深层次的东西,却只不过是盲目的追求,太表面、太虚了;想要做些什么,又思前想后、游移不定,最后还是逃避。看似对哲学的嘲弄,实则对某些把玩哲学的人们的嘲弄——不信可以读读老靳的《离婚指南》。



评论
2015-12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