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利

© 毛利

Powered by LOFTER

11月5日的声音分裂



一头走进展厅,径直看起了简介和前言,接着便是一条长幅:中国声音发展史。走了两步,一个安保小哥对我说,“你要是带了耳机的话可以插进去听,这样看是看不了什么的。”随着他指的方向,我才发现图片下面有耳机插孔。


正准备走回第一个的时候,他又说,“红色亮灯的是有声音的。”第一个图是老子的“大音希声”,那里没有亮红灯,但有个耳机插孔。


这时候,坐在前台的另一个安保小哥,看上去年纪要大一点,说,“那也是有声音的,你知道吗,他只是没有声音而已。”我望着他俩笑了笑。


看过的展览大都是画作的,前卫点的大概就是些装置了,声音媒体很少接触。先前读书的时候,认识个印度来的女孩,叫Sunila,我们喊她Su,她本科的时候学的就是艺术。她给我看过,当时本科毕业展做的项目,是和声音和影像相关的。她收集了日常生活很多很多的声音、影响,将影响投射在一块一块的小白板上,围成一个小小空间,层层叠叠。声音和影像也并非一一对应播放,它们既同时播放,又错落播放,给人一种杂乱无章,却能引起共鸣之感(我到底和一个印度人有什么共鸣呢)。


在这个展览中,我看到了相类似的表现手法。展览主要有四种形式,一是声音,配上相关文字画报;二是物品及海报展示;三是视频(包括同步音频);四是纯音频。而这种相似的手法则体现于第一种形式——在声音发展史中不乏项目是如此收集日常之音的。然而这些声音在展览这样的一个情景中聆听,免不了有种失去语境的感觉。展览中所涉及的项目,最多便是两句话轻轻带过,并无对每一个项目有过多的介绍,更不要说深入的解析了。如海报、声音载体等展品,仅仅是放在聚光灯之下,也无太多信息。


然而,这确实是和本次展览目的一致的。“档案聆听”所用的“档案”就有一种陈列之感,以此陈列“来重新审视中国的声音艺术发展”。因此,他更多的是艺术史上的成果展示,关注时间所引领的粗线条,而非其中任何一个小项目。




个人比较喜欢的是聆听站的设置。在大半圆的椅子中瘫坐着,耳朵上方的两个音箱轻轻播放,在圆弧形的空间里形成了些环绕立体声的效果。这与其他需戴耳机聆听的声音音频相比,给双耳以舒适感。因为部分耳机音频的音量很大,再加上音频的特殊性,一时的高强度噪音对耳朵的冲击都让我有点脑涨了。


听声音的时候,我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,比如哔哩哔哩里面的鬼畜视频或音频、金坷垃系列之类。我在想,区别艺术实验与娱乐的界限究竟是如何划分。也许,那些UP主们还真是人民艺术家。


评论
2015-11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