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利

© 毛利

Powered by LOFTER

日子

(北岛)

用抽屉锁住自己的秘密

在喜爱的书上留下批语

信投进邮箱 默默地站一会儿

风中打量着行人 毫无顾忌

留意着霓虹灯闪烁的橱窗

电话间里投进一枚硬币

问桥下钓鱼的老头要支香烟

河上的轮船拉响了空旷的汽笛

在剧场门口幽暗的穿衣镜前

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

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

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



其实这段时间本应自己好好收拾下的。把该收拾的收拾好,这样才可以轻松上路。在无暇喘气的这个时候,感觉自己被太多复杂的情感淹没。


可惜“无暇”只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词。再无暇,也还是有无数个小瞬间,被这样或那样的思绪钻入。最停不下来的,莫过于对自己的质疑。迷惑起来,把这份质疑转移到情感本身上,难免有点消沉。


此时有个人在身边,不知该说是好是坏?


好坏都无意义。在这个时候,想要在理性和情感之中寻找一个答案,有点愚蠢。我大概可以确定,我就是个受情感支配的奴隶。


也因如此,总会不可避免的触摸到些记忆的痕迹。有时一个个不经意的瞬间,就像一波波浪,来势好汹汹,足以把我拍死在刻满回忆的礁石上。


相处的时间太久,一个人融入我的生活太深。有时候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密闭空间里,每面镜子望去,都是旧事如电影放映,按不下停止,也戳不瞎双目。你说,该怎么敲碎?

 

忽然听到的歌,瞥见的照片,碰到的花贩,翻出的东西,读到的文字,太多,哪怕是看一眼日历,每个瞬间就是扣下的扳机,砰砰砰,身中数弹。

  

不过,谁也不能阻止我,将这段不再属于我的部分,从身体里抽出、剥离、舍弃,记忆也不能。

 

评论(2)
热度(2)
2015-05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