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利

© 毛利

Powered by LOFTER

读书小记:《庆祝无意义》


我真担心自己的记忆。


听说读完一本书之后的记忆大概会维持一个星期,然后就会开始遗忘。科学家们说,用这样的方式可以帮助深刻,这会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吗?




我是纯粹的标题党,我看到这书名,我想知道答案。


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无意义,我不想找寻答案,可是又不知道这样选择性忽视是否是对的。现在读完,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。只能说,稍微坚定了一点点?




没有认真读过米兰昆德拉的书。高中时候,隔壁床的大彭床头柜上摆着一本《生活在别处》,我在欺负她之余,也把书借了过来翻了翻,发现实在不对胃就放弃了。后来我看见她又放了一本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,我问她,你很喜欢米兰昆德拉吗,她说,我觉得还行。




现在等到我自己读完《庆祝无意义》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

我喜欢这种故事连接的形式,就好像,一个小人在一个个点上跳跃着,他的轨迹连成了线,虽然零散、弧长,但还是微妙地将这个角色和那个角色串在一起了,我就这样跟着角色们的意识走着,好像路过了很多片段。


意识流的方式并不陌生,高三时候曾被批过,东西写得有点意识流,是没法拿高分的。(果然后来没有拿高分啊!)说到底,我也许是因为太没有逻辑了,所以不自觉落入了这样的陷阱。


如果是要说无意义这件事,这种方式是再适合不过的。




可是并没有觉得这本书特别好看。故事食而无味,人物没有太多记忆点,虽然偶有一些惊喜我的文段,比如想要自杀却杀死救人者的那一段,触目惊心;还有,肚脐这个象征,以及其衍生的生命之树,都是很特别的。


我在想,合上书之后感觉像是喝了一杯白开水,说不上好喝,说不上难喝,甚至有种空空的感觉,原因也许在于这种探索无意义的方式,喃喃的,自说自话的,太任性。读完之后在豆瓣读书看见一个短评,说,昆宝再这么写下去没朋友——哈哈哈,真的(忍不住笑)。




要说触动,莫过于无意义是生存的本质。或者说是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答案?一直以来都觉得虚无这个命题耐人寻味,却好像怎么也理不清个中的逻辑,更别说思辨了。


“它就绝对明显、绝对天真、绝对美丽地存在着。”


“不用知道为什么。”


太多事情都不想去追寻一个意义,有时候在找答案的时候,不自觉就给加上了些不真实的东西,坏了一种纯粹性。慢慢的,这个追寻的过程似乎就变成了找借口,成了说服自己的一种工具。我只想还原最本质最初的那部分,结果,现在却深深陷入了最不想陷入的局面,太有意思了。




然而知道这种无意义之后,该怎么去面对所有呢。


“我们很久以来就明白世界是不可能推翻的,不可能改造的,也是不可能阻挡其不幸的进展的。只有一种可能的抵挡:不必认真对待。”





评论
热度(2)
2015-04-04